<code id='0g6i8'><strong id='0g6i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ns id='0g6i8'></ins>
    2. <acronym id='0g6i8'><em id='0g6i8'></em><td id='0g6i8'><div id='0g6i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g6i8'><big id='0g6i8'><big id='0g6i8'></big><legend id='0g6i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0g6i8'><div id='0g6i8'><ins id='0g6i8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0g6i8'></dl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0g6i8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0g6i8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0g6i8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0g6i8'><strong id='0g6i8'></strong><small id='0g6i8'></small><button id='0g6i8'></button><li id='0g6i8'><noscript id='0g6i8'><big id='0g6i8'></big><dt id='0g6i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g6i8'><table id='0g6i8'><blockquote id='0g6i8'><tbody id='0g6i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g6i8'></u><kbd id='0g6i8'><kbd id='0g6i8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絕命珍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• 来源: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_天天看特色高清大片视频_调教越发敏感注射药物

              一、應允婚事,舊情郎失蹤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北宋仁宗年間的江南某縣,當時正處和平年間,倒是國泰民安,老百姓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天打安徽鳳陽來瞭一對母女,因鳳陽連年幹旱,母女傢中又無別的親屬,聽說江南百姓富庶,便流落到江南謀個生路。母女倆很快在此地落瞭戶,母親叫慧娘,做得一手好針線,女兒喚作無雙,生得俊俏,手也靈巧,不久,來提親的人踏破瞭門檻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其實無雙早心有所屬。一條街不遠處住著一個小夥子,姓袁名化成,精通醫術,人稱袁神醫。這袁化成父親早亡,與母親兩人相依為命,平日裡行善積德,若是有窮人傢來看病,便不收銀兩,所以行醫幾年,傢中雖無閑錢,卻落得一個好名聲,來求醫者絡繹不絕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袁化成與無雙傢住得不遠,無雙的母親身體常有不適,便請袁化成上門醫治,袁化成當然是分文不收,母女倆過意不去,便煮些魚肉之類的送上。這一來二去,兩傢便有瞭來往,無雙自然和袁化成有瞭感情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可垂涎無雙美貌的也大有人在,當地富戶常員外的兒子常玉郎也看中瞭無雙,便邀媒婆上門提親。為瞭表示誠意,常傢聘禮不惜下瞭血本,其中一顆產於南海的珍珠十分醒目。那珍珠足有鵪鶉蛋大小,夜間可閃閃發光。據說是常傢花重金自南方人那裡購得,價值連城。聘禮下到無雙傢,恰逢慧娘生病,媒婆來到床前跟慧娘說瞭,慧娘囑咐無雙先把聘禮收下,容她考慮一番。無雙心中不願,卻也不好當面把聘禮退回,隻好先收下瞭,心想等母親病好瞭再處理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慧娘病瞭,自然得去請袁化成。路上無雙將常傢重禮提親的事情與袁化成說瞭,袁化成半晌無言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袁化成到底醫術高明,不幾日便替慧娘治好瞭病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常傢聽說此事,十分擔憂,雖說自傢禮重,可袁化成畢竟對慧娘有救命之恩,看來此事兇多吉少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可奇怪的是,過瞭三日,無雙卻並未退還常傢的聘禮。按當地的風俗,這聘禮三日之內若是不退,便意味著應允瞭這門親事。這可讓常傢喜出望外,選好瞭良辰吉日,就等那天將無雙迎娶過門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街坊們都在為袁化成鳴不平,說慧娘是嫌貧愛富才將女兒許配給常玉郎的。要不是人傢袁化成,她可早就沒命瞭,這樣做未免太不仗義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就在慧娘應允常傢親事後的那幾日,發生瞭一件事情:袁化成一日外出失蹤,他母親病重在床,無錢醫治,加上兒子失蹤,不幾日後便病故瞭,還是街坊給收的屍,裹上一卷草席給埋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不禁擔心起來,袁化成一向孝順,萬不可能撇開自己病重的母親而去,定是遭瞭什麼不測!雖說自己不能與袁化成結為夫妻,可畢竟有過一段感情,心裡非常難過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二、不義之財,輾轉竟輪回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到瞭成親那日,常傢一乘花轎吹吹打打將無雙接入瞭府中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那常傢卻也是個正經人傢,無雙自打嫁過去,雖說開始不大樂意,但日子久瞭,夫傢待她不薄,她便也接受瞭這個丈夫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哪知天有不測風雲,無雙過門沒一年,母親慧娘在傢中被人所殺,傢裡被搜瞭個遍,顯然是沖著財物而來的。官府接到報案來到現場,卻並未找到那顆眾人皆知的南海珍珠,便斷定兇犯是沖著那顆珍珠而來,是典型的謀財害命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母親遇害,無雙哭得淚人一般,在母親墳前喊著一定要為她報仇。夫君常玉郎便安慰她說已重金請瞭捕快,一定會找到兇手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果然,十餘天後,兇手被擒。無雙聽聞,喜出望外,這大仇可總算報瞭。常玉郎卻皺起瞭眉頭,無雙問他為何,玉郎說,殺人這事兇手倒是承認瞭,可任憑上什麼酷刑,他就是不承認拿瞭那珍珠,隻說那日他本是沖珍珠而去,卻不曾找到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自言自語道:不必再拷問瞭,珍珠確實不在他身上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常玉郎感到奇怪:夫人,你如何肯定珍珠不在兇犯那裡,難道你知道珍珠的下落不成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見說漏瞭嘴,便說出瞭實情。原來那天母親病重之日,袁化成來給母親看病,開出瞭藥方子,方子中有一味便是南海珍珠,缺此不可。想到聘禮中有此寶貝,無雙顧不得太多,便把珍珠給瞭袁化成。袁化成將珍珠磨成瞭粉,與其他藥煎瞭給母親服下,母親的病才得以治愈。可這樣一來卻用掉瞭常傢送的聘禮,哪還能再退還,便隻得嫁瞭常傢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常玉郎終於得知其中真相,心中卻暗自慶幸,若不是無雙母親生病,那無雙豈不是與自己難成姻緣瞭嗎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光陰似箭,轉眼過瞭兩年。常玉郎進京趕考,中瞭進士,在鄰縣做瞭個知縣。常玉郎原本還算正直,可當瞭知縣,主動上門送禮的人多瞭,也變得有瞭貪欲,收瞭別人不少賄賂,還納瞭一房小妾。這麼多年來,無雙不曾有得生養,她也不好說什麼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這天玉郎回到傢中,對無雙說,今日得瞭一顆珍珠,你猜怎的,竟跟當年給你傢下聘禮的南海珍珠一模一樣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接過珍珠,果然與當年下聘禮的那顆無異。便問,怎麼得的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玉郎說,是上任縣令的一個下屬孝敬的。這顆珍珠原本是為上任縣令所有,後因其貪污受賄東窗事發被抄傢,他傢管傢趁亂偷得,後來管傢也受牽連吃瞭官司,如今為瞭巴結我,他的傢人將珍珠贈與我,想盡早獲釋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道:這珍珠是南海之物,那縣令卻如何得到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玉郎答道:估計也是在海盜那裡買的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耳尖,聽到也是這個說法,立即追問:莫非當年你下聘禮那顆也是從海盜那裡購得?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玉郎見瞞不住,隻得承認,當年是他爹花瞭一百兩銀子,從一個海盜手中買瞭這顆珍珠。這珍珠少說也值五百兩。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無雙嘆氣道,這也是不義之財。